• 东方数码网-手机品牌超薄笔记本的数码产品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科磊数码 > 视点 > 娱乐 >

前景广阔 谨防过度娱乐化

http://kejizd.com 时间:2019-11-07 15:33来源:网络整理

  经济领域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当经济不景气时,口红的销量即呈直线上升,即“口红效应”。有人说,当前中国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大多数人没钱去炒房地产,不敢去玩股票,连近几年兴起的“文化+金融+互联网”的新经济模式中也充满着诈骗等不安全因素。但是,人们又希望通过消费来获得身心的愉悦,因此,娱乐消费逐渐成为人们生活的刚需。从2014年开始火爆起来的电竞产业便是最好的例证。
 
    报告:前景广阔
 
    一个行业或产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资本的进入。一般而言,资本往哪里去,就说明哪里有旺盛的需求,预示这个行业或产业将成为朝阳产业。
 
    在电竞产业中,多年来,WCA赛事一直把银川作为大本营;2016年,巨人网络拿出流量打造2.2亿的王牌产品“球球大作战”,并与文化部、艾播文化、触手TV等联合打造了中国电子竞技娱乐大赛,这也是目前唯一通过文化部审批备案的国家级电子竞技赛事。
 
    2017年1月11日,阿里体育与常州市体育局达成了以10年为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其首先公布的落地项目就是在电子竞技领域。
 
    ESPN开启了自己的电竞频道,雅虎也开设了电竞板块。
 
    从各类厂商的频频动作可以看出,电竞产业处于跑马圈地的阶段。电竞目标用户较为集中的城市仍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武汉、杭州等城市紧随其后。
 
    有业内人士向《经济》记者表示,未来将有更多投资者或者更大的资本跟进电竞行业。
 
    艾瑞咨询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记者,从其发布的《2016年中国电竞内容生态报告》来看,随着电竞进一步向传统体育靠拢,未来版权费用空间巨大。在此可以作一个比较,国家级赛事的单频道版权在ESPN上的转播费是30亿元,当时全美有1990万人观看;世界级赛事的全球电视版权的全球转播费是105亿元,当时全球有10亿人在观看总决赛。2015年S5总决赛转播时,全球有3600万人观看,其中的版权费用空间可想而知。
 
    由中投顾问对2017年〜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预测来看,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1.3亿人,未来五年(2017年〜2021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36%,2021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将达到2.3亿人。
 
    一直备受关注的电竞产业缺人、缺商业模式的情况,也在逐渐得到解决。国内第一个重点高等院校的全日制本科电竞专业在中国传媒大学开设,计划首次招生20人,学制4年,前三年的毕业生将由英雄互娱和英雄体育解决就业问题。电竞的商业模式也不仅仅限于电竞本身,而开始向影视、广告等方向跨界。
 
    玩家:需要电竞式社交
 
    2016年,电竞最火的当属移动电竞。“碎片化、低门槛”的游戏设计方向更是给风口上的移动电竞加了一把火。从星际到魔兽,从DOTA到LOL,从CS到守望先锋,无不显示出竞技类游戏的门槛在降低。
 
    采访中,资深电竞玩家向记者表示:“降低门槛和难度的商业逻辑虽然一定程度上契合了用户轻娱乐和碎片化的需求,但正在削弱竞技游戏的深度。”
 
    以“王者荣耀”和“球球大作战”为例,前者主打竞技,后者倡导休闲。这两者现阶段都能撑起电竞赛事的规模,也推动着移动电竞的落地。但玩过这两款游戏的人都知道,“球球大作战”是一款只具备个人乐趣的游戏,用户缺乏参与感。而这正是电竞式社交的关键——强调参与性和观赏性。观赏性来自于游戏的操控、技巧、配合、公平等;而参与性则决定于游戏是否有足够的团队配合空间。
 
    采访中,电竞玩家也多有表示:“和基友一起玩,这样比较有氛围。”“只玩大家都玩的游戏,除非这个游戏倒闭了,否则不会换其他游戏。”“比较注重游戏的操作性和界面友好性。”“电竞的本质是娱乐,也仅仅是娱乐。”
 
    由此可见,对玩家来说,他们更注重电竞的社交性。在此过程中,游戏中的共同玩家能提升亲密度,观看赛事的用户能提升参与感。
 
    此外,电竞玩家更为重视产品。像以产品引领赛事的“皇室战争”便是如此,当其爆红时,国内不少厂商都专门为之举办了大型的电竞赛事。因此,产品足够优秀时,后面的事情会水到渠成。
 
    对于电竞运动、电竞直播和电竞赛事,玩家们也向记者表示了他们的看法。
  
    有数据显示,2016 年,电竞的收入只占到主流运动的一小部分,足球、橄榄球、篮球、棒球或冰球等联盟的收入从 40亿美元到300亿美元不等。同此看来,电竞运动的规模还比较小。
 
    对于电竞直播,玩家们表示:“只关注两种类型的直播,一是有专业教学性的,二是有娱乐性的,其他类型基本没有市场。”
 
    以游戏为载体的电竞赛事也遇到了用户规模的天花板,以国内热度最高的LPL赛事为例,虽然在近两年内实现了初步的商业化,但从其参赛人数、搜索热度而言,相较于2015年并未出现明显增长。2016年中国游戏用户的增长率为3.3%。相较于2014年的20.6%而言,国内游戏的用户规模已经在过去的两年中进入一个十分缓慢的增长阶段。
 
    分析师:电竞还在进化
 
    记者调查发现,电竞产业链各环节的专业程度在逐步加深,将来具备专业制作能力和经验的环节将有更大的话语权。此外,产业链的垂直化已初现端倪,未来将出现经纪公司、电竞地产等更多细分支撑环节,版权、粉丝经济等会为电竞内容提供新的造血能力。在传播渠道上,未来电视渠道的开放,也会拉动更多周围用户,再加上传统电竞项目的大众化,呈现联网化、操作低门槛的趋势,未来电竞受众将更加全民化。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电竞爱好者呈现人数多、更年轻、不差钱等特点,未来他们将引领消费的潮流,是所有业界想要争取的对象。
 
    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行业协会会长张新建也表示,电子竞技作为年轻人离不开的休闲方式,未来有着极好的市场前景,国家政策的扶持正加速引导电竞及其衍生行业融入主流社会。
 
    易观互联网互动娱乐分析师董振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也坦承,不同于传统体育,电竞用户的注意力太分散,对于电竞产品内容兴趣点很难在一个点上持久,并且目前市场上电竞产品内容种类繁多。再加上电竞领域的职业选手、管理人才供血的问题,未来电竞态势不甚明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电竞产业处于进化的过程中。”
 
    董振进一步解释说,电竞产业现在的情况类似于历史上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移动电竞在整体上更贴合互联网用户的习惯。未来随着智能生活的发展,电竞同样也会迎来“第三次工业革命”。
 
    对于目前存在的问题,董振表示,在产品内容方面要进行跨界,更加契合用户,加大研发力度,把多重属性的类型结合起来。此外,开拓多重领域的人才输送,目前许多高等院校也设立电子竞技课程,但是要综合考虑,在项目和管理上多下功夫。其他产业部分也应该重点关注电竞人才的培养。
 
    不得不提醒的是,电竞的本质依然是娱乐。在传播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美国学者沃尔特·李普曼曾这样定义拟态环境:传播媒介通过对象征性事件或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然而,由于这种加工、选择和结构化活动是在一般人看不见的地方(媒介内部)进行,所以人们通常意识不到,而往往把拟态环境作为客观环境来看待。
 
    电竞的生态环境也存在这样的一个拟态环境,看似一片繁荣景象,但要警惕大众最终丧失自我意识和理智思考的能力。泛娱乐化和消费主义容易使人们趋同于懒惰思维,让人们觉得所获得的就是自己想要的。但现实并非如此,而人们最终还要回到现实中。所以说,电竞若是以娱乐化的方式,让人们能走向现实或者对现实进行反思,倒不失为一种发展方向。